從校園割頸案看教育界「學生至上」 臺師大退休教授曝事實:老師變教書匠

椿町里的寂寞星球

柯叔元泪流满面嫁女儿 怒扁烙跑女婿手受伤

國三生割頸案引起各界關注,退休教授林保淳指出,臺灣教育出現了問題。示意圖/Ingimage

新北市國三生割頸案震驚全臺,受害者裝葉克膜搶救2天仍不治身亡。臺師大退休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對此感嘆,「我們的教育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?」,並呼籲不只要保障學生的受教權,教師也應該擁有基本的「授教權」。

地牛翻身 日本北海道强震规模6.4

林保淳以「還我教師的授教權」爲題,27日在臉書發文表示,新北市發生國中學生因細故而被「割喉」的事件,聽聞校園屢屢傳出霸凌新聞後,他感到觸目驚心、細思極恐,學生忐忑惶惑、父母惴惴不安,師長則一籌莫展,他感嘆問道,「我們的教育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?」

林保淳指出,教師原本是整個學校教育中舉足輕重的關鍵人物,如今卻因社會上普遍的「學生至上」的觀念,講究學生的自主權、受教權,幾乎動輒得咎,無論遇多頑劣的學生,教師也都完全不敢施加再輕微的管教,只能以冷漠、放任、最好事不關己的態度,勉強敷衍了事,教師撇下「全不管用」的言教、身教,成爲只是在課堂傳授應考知識的教書匠。

在如此情況下,林保淳無奈問道「誰還願意多花時間、精力,去接觸、瞭解學生?更遑論踐履『百年樹人』的責任了」,他認爲這會是很可怕的現象,因此呼籲除了必須保障學生的「受教權」,教師也應該擁有起碼的「授教權」,至少在校園、課堂上,是必須擁有管教、約束學生的權力的。

林保淳比喻,校園就如同一座園囿,學生是花草樹木,教師則是園丁,園囿中的花樹欲成長茁壯,甚至是枝葉繁茂、欣欣可觀,少不了園丁以刀以剪,稍事剪修,「剝奪了教師修剪、裁整的權力,又如何能期盼花樹有美好、可觀的前景?」

話題拋出後引起網友們的迴響,有人直言:「失序的臺灣」、「教改有成,無人管教…」、「老師以後的心態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能撐到退休就好」、「支持還給老師真正的管教權」、「教育界同仁,應齊齊發聲!」、「重點是這名學生犯後沒有悔意,國家的品德教育出了重大問題,事後校長老師或許可以選擇低調、充耳不聞撐到退休,但等到將來社會上全都充斥着這類年輕人時,我們還能躲到哪裡去?」

地牛翻身 日本北海道强震规模6.4

教育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