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話》永不磨滅的二戰傳奇:飛虎隊陳納德將軍(莊秉漢)

陳納德擔任第十四航空隊司令戎裝照(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;文:莊秉漢)

小英总统瞩目祖迈市长青睐 原民图腾风冰霸杯限量抢购100组

美國空軍第二十三戰鬥機大隊隸屬的穆迪空軍基地仍傳承「鯊魚嘴」圖案。(圖/許劍虹提供)

陳納德(Claire L. Chennault),出身美國陸軍航空隊飛行員,在對日抗戰期間,他招募美籍子弟飛行員,與筧橋空軍攜手捍衛中華民國領空,開啓了美國志願航空隊、中美空軍混合聯隊與第十四航空隊等「飛虎隊」輝煌空戰史實,也贏得了國人的友誼與敬重。迄今,美國空軍第二十三戰鬥機大隊隸屬的穆迪空軍基地,仍傳承「飛虎」、「鯊魚嘴」圖案,他讓中華民國空軍與美軍關係緊密相連,持續保持交流,陳納德可以說是永不磨滅的二戰傳奇。

台铁、雄狮打造两铁旅游列车 抢攻铁道+铁马市场

我有一羣地球玩家

陳納德出生在美國德州的一個農民家庭,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,11歲時受洗,一直保持着閱讀《聖經》及禱告的習慣,他在未來投入對日本空戰時,在同僚機出發前總是會先禱告,祈求能得到上帝的祝福,進而戰勝敵人平安歸來。

宝石省的新人

21歲那年,他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師範學校畢業,便在鄉村的小學擔任教師,他有次參觀博覽會,看見會場一架寇帝斯雙翼式飛機,在飛行尚未發達的年代,這件新奇的東西,讓他深深着迷,也燃起投身航空事業的志願。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,他再次萌生鷹揚凌霄之志,只是事與願違,他超過了加入空軍的年齡門檻,僅能進入印第安那州的軍官學校,成爲一名陸軍中尉,不過仍存有飛行夢想的陳納德,曾經請求學習飛行3次皆被軍方拒絕,但是他沒有灰心氣餒,蒼天不負有心人,終於進入飛行學校,這讓喜愛翱翔天際的陳納德,學習操練駕馭幾近着迷,每每冒險嘗試高超飛行技術,天旋地轉而樂此不疲,練就鐵翼鷹揚之神技,淬鍊成爲陸軍航空隊戰鬥機飛行員,並在夏威夷的珍珠港晉升爲第十九戰鬥機隊中隊長。

在夏威夷的3年時間,是陳納德最快活的時光,他每天訓練飛行,領導他的中隊鑽研各種新的戰術,在1930年代的美國空軍,流行着「轟炸至上」的航空理論,不過,陳納德反駁轟炸機掛帥的舊思維,1935年他完成了一本戰術著作,強調戰鬥機空戰中扮演的重要性,他提出多架戰鬥機編隊飛行,比單獨飛行戰鬥力更強,他利用演習編隊機會驗證他的攻擊理論,多次率隊衝散轟炸機隊形,使得陳納德在當時成爲小有名氣的「戰鬥機飛行專家」。

流水席对1种人超忌讳!背后原因全曝光

1936年1月,美軍在邁阿密舉行泛美空軍軍事演習,陳納德與兩位朋友,一位叫路克‧威廉遜,另一位叫比利‧麥唐納組成一支空中特技表演隊,有次空中演習表演中,正好有來自中華民國的軍事觀察團在現場,他們發現陳納德與他兩位朋友的高超飛行技能,大表讚歎不已,觀察團成員中擔任航空委員會副主任的毛邦初盛情邀請他們3位來筧橋擔任飛行教官,路克和比利一口答應了,由於當時陳納德時常哮喘病發,健康出了狀況,婉謝了毛邦初的邀請。

陳納德擅長駕駛飛行技術,又專攻戰鬥機空戰戰術,但也難容美軍「轟炸至上」的當權派,偏偏他桀傲不馴、粗放不羈,加以聽力受損,空軍示意要他辦理退休,於是他以上尉軍銜默默退役。退役後,他專心改善病情。1937年1月初,他收到一封貼有中華民國郵票的信件,原來是中華民國空軍的實際領導者,航空委員會秘書長蔣宋美齡的來信,她邀請陳納德來華任職,蔣夫人在信中娓娓道出她想爲筧橋空軍找一條出路,幫助中華民國築起一道堅實的空中屏障,以阻止日軍進犯之野心,陳納德被信件內容感動,特別是,蔣夫人告訴他:「您將有權駕駛中華民國空軍的任何一架飛機。」陳納德想到能重返藍天奮翅鼓翼,他整個人興奮了起來!於是他答應了蔣夫人的請求。

陳納德抵達上海,接受航空委員會顧問身份,實際考察國內各地空軍基地情況,他看到我國空軍飛機都是從美、英、蘇、義、德等國購買回來的「萬國貨」,不僅機型雜亂,且爲過時的淘汰機型,零件進口困難,維修不易,故障率偏高,他不禁搖頭,更要命的是,我空軍飛行員當時是由義大利人協助訓練,在陳納德眼中,這些飛行員表面上獲得畢業證書,但是實際操作飛機,他們連基本駕駛技術都過不了關。果不其然,在隨後的上海、南京空戰中,我國空軍在空中與日本搏鬥,飛機就像蒼蠅一樣一架一架被擊落,蔣宋美齡親眼目睹飛行員對飛機操控生疏,着陸時飛機翻了筋斗,飛機燃起了大火,年輕生命就此殞落。

民國27年6月,宋美齡依據陳納德的考察內容,鼓勵他到雲南昆明籌辦航空學校,重整我國空軍戰力,因爲蔣夫人有「空軍母親」之稱,她對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都當親生孩子般疼愛,她不願再次看到這羣空軍幼鷹的生命遭受危險,陳納德答應了蔣夫人的請求,帶着一批優秀的美國預備役飛官擔任教官,建立一所完全按照美式教育和管理模式的航空學校。他在昆明極其簡陋的條件下,埋頭對於學員進行的戰鬥訓練,他過去研究出的攻擊理論和戰術,終於得以在異國的土地上實現,雖然在飛行訓練過程中,陳納德因爲訓練嚴格淘汰了一半的學員,這是中華民國空軍首次採行淘汰制度,但也獲得蔣中正委員長的完全信任和支持。

史上第一祖師爺 小說

民國30年,日本與蘇聯簽訂中立條約,蘇聯援華空軍人員陸續撤回,中華民國空軍回到孤軍作戰階段,此時我空軍和日本飛機數量比是1:53,處於絕對劣勢,日本完全掌握中華大地的制空權,日軍轟炸機持續四個月對重慶進行大轟炸,我國根本沒有一支強而有力的空軍可以與日本相抗衡。蔣中正緊急召見遠在昆明訓練飛行員的陳納德上校,蔣中正對陳納德說:「日本人轟炸重慶,中華民國無力反擊,再這樣下去,國人的抗戰決心會受到重挫。」由於當時我國空軍戰機缺乏,蔣中正決定請曾在美國空軍服役21年的陳納德返回美國,透過他與美國軍方淵源,希望能購買美國新型戰鬥機,並且廣邀美國飛行員呼羣保義來華助戰。

热门股-广明 子公司赴泰扩产能

中日戰爭初期,美國政府奉行中立政策,不願公開支持中華民國,做出任何制裁日本侵略的行動,陳納德返回美國後,對於政局氛圍顯得孤立無援,他並不氣餒,四處奔走大聲疾呼中國人民正在艱苦抗戰,以求爭取美國各界同情仗義聲援。美國國會與羅斯福總統被陳納德的慷慨陳詞深深打動,最終同意陳納德在中華民國建立空軍的計劃,以「租借法案」方式對華進行軍事援助。陳納德幫助中華民國採購100架P-40型戰鬥機,羅斯福總統後續簽署命令,批准陳納德可以到美國各基地招募「志願飛行員」,美國是愛好自由和平的國家,軍中飛行員對中華民國抗戰表達行動支持,紛紛響應陳納德號召,願意赴華參加美國志願隊,爲避免引發美日的紛擾,他們各自護照職業欄上未據實寫明是飛行員,改以農民、銀行家、學生、音樂家等五花八門職銜來避人耳目,就這樣100名飛行員和200名機械師搭乘貨輪,來到兵燹烽起的中華民國。

打怪戒指

在機翼印有青天白日國徽的P-40飛虎隊戰機,展示在美國海軍彭薩科拉博物館內。(圖/許劍虹提供)

民國30年8月1日,蔣中正以航空委員會委員長的身份簽署訓令,宣佈中華民國空軍美國志願大隊成立,任命陳納德上校爲該大隊指揮官,總部設在雲南昆明,陳納德對志願隊成員進行專門訓練,這100名美國飛行員,經過陳納德幾個月的嚴格訓練,志願隊人員的空中技能戰術更加嫺熟,而且大隊紀律嚴明士氣高昂,隨時可以一飛沖天與敵一戰,陳納德時刻提醒這羣美籍飛行員:「我們既是爲中華民國而戰,也是爲美國而戰!」

纽约大都会台湾日彭政闵穿黄衫开球 球迷乐开怀

美籍飛行員穿的皮夾克背後,都有縫製一塊白布條,布條上印有「青天白日滿地紅」國旗,下面用中文寫着「來華助戰洋人,軍民一體救護」,目的是倘若援華抗日的美國飛行員在空戰迫降,縱使語言隔閡,國人看到此布條能給予無條件救助。另外,美國志願大隊所駕駛的P-40型戰鬥機,機頭都彩繪上血盆大口的鯊魚嘴巴,用意想嚇唬日本人,但是昆明民衆從未看過棲息大海的鯊魚,每當看到戰機升空,以爲它是一隻會飛的老虎,就這「美麗的誤會」,『飛虎隊』的名號不脛而走。

同年12月20日,日本飛機向雲南方向撲來,陳納德下達昆明機場第一、二中隊升空迎擊的命令,他等候4年多來,美籍駕駛員第一次駕着美國戰鬥機,在中華民國地面情報網的協助下,準備對付日本空軍的編隊,一架架露出鋒利牙齒的鯊魚機頭,轟隆隆的衝上天際,日本轟炸機被升空的飛虎隊震攝住,便倉皇的落下炸彈,死命想往印度方向逃遁,日本人作夢也沒想到,陳納德已經命令桑德爾中隊在回逃的路線上等候多時,他們對準日機的引擎和油箱部位近距離扣下機槍板機,一聲聲轟隆巨響,一架架敵機變成火球,日本入侵飛機10架,被擊落6架,3架負傷,美國志願隊則毫髮無傷。這是志願隊第一次空戰勝利,昆明民衆看到空戰捷報歡欣鼓舞,市區街頭鑼鼓喧天,鞭炮聲不絕於耳,因爲昆明上空好久沒有看到日機抱頭鼠竄。至此,飛虎隊守住抗戰的大後方,日本空軍不再膽敢轟炸重慶、昆明,中華民國天空最困難時期即將成爲歷史。

雙面冷王:神醫棄妃不好惹

陳納德將軍與第十四航空隊維修人員交談(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;文:莊秉漢)

空軍第401聯隊前身曾隸屬第十四航空隊「中美空軍混合聯隊」,陳納德將軍銅像現存於隊史館內。(圖/許劍虹提供)

日本偷襲珍珠港後,美國與中華民國展開並肩作戰,美國志願隊改組爲第二十三戰鬥機大隊,併入位於印度的第十航空隊,民國32年美國在華成立第十四航空隊,由陳納德擔任少將司令。「飛虎隊」成爲所有在我國戰場上作戰的美國航空隊伍的通稱,其中包括陳納德所建議成立「中美空軍混合聯隊」,這支混合聯隊非常特別,陳納德將空軍官校第十二期以後的畢業生送往美國受訓,回國後納入「中美空軍混合聯隊」,目的是讓下轄3個大隊,每一個階層都有中美主管各一位,隊員按兩國飛行員比例組成,所有戰鬥機都繪有「青天白日」國徽,成立的意義,不單是一支單純的戰術單位,更是中華民國和美國關係緊密的象徵。

北市高层几乎全中!副市长蔡炳坤快筛阳 临时缺席疫情记者会

陳納德的第十四航空隊與中華民國空軍協同作戰,他將他的戰術理念付諸實施,在山東及黃河沿線,南到越南、緬甸,東起臺灣,西跨雲南至怒江,「飛虎隊」逐步搶回華南、華中地區的制空權,成爲空中主宰。陳納德對日作戰5年間,因作戰而損失480架飛機,但以寡擊衆,共打下了日本2600多架飛機,擊沉或重創230餘萬噸日軍艦,擊斃日軍官兵6萬餘人,陳納德成爲中美兩國人民耳熟能詳的「飛虎將軍」。

民國34年8月初,就在抗戰勝利看見曙光的時刻,陳納德選擇功成身退,決定返回美國,他在離華前,蔣中正親自授予陳納德將軍最高榮譽的「青天白日勳章」,以表彰其協助中華民國抵抗日軍侵略做出的重大貢獻。重慶市民爲了和飛虎英雄道別,將陳納德開往機場的座車團團簇擁着,中美兩國國旗在街道迎風飛揚,沿路還有飛虎隊的標誌裝飾其中,陳納德看到成千上萬送行的民衆,內心激動熱淚盈眶,他向人羣說:「我有幸來到中華民國,與您們共患難,同生死,我的心早屬於中華民國,這份感情永遠不會斷,貴國人民的情感早已融入我的生命中」。

《基金》美利率决策会议在即 善用S&P500反向ETF避险

陳納德將軍在國軍抗戰空防最微弱的關頭,協助重整我空軍戰力,組織志願來華的飛虎隊,不僅粉碎了日本空軍所掌握的制空權,有效地支援了國軍地面部隊作戰,更重要的是,中美比翼殲敵,大大鼓舞了當時國人的抗日士氣,更激發我飛行員的壯志凌雲,今年5月31日,是陳納德來華助戰屆滿86週年的日子,謹以此文,緬懷陳納德與許多懷抱理想正義的美國飛行員,因爲他們用生命和鮮血,交織出那段共同抗日的烽火歲月,寫下永誌不忘的「飛虎傳奇」。

民國32年12月6日,陳納德將軍登上《時代週刊》雜誌封面(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;文:莊秉漢)

(作者爲臉書「我的抗戰」版主)

新聞新聞